首页 > 智能制造

智库|依赖大冲击大,中国制造业走向何方?

www.cechina.cn2020.09.30阅读 10964

  疫情以后,制造业的重要性愈加凸显。
  今年二三月份,新冠肺炎疫情攻陷全球,病毒所过之处,掀起日用品抢购潮,多国暂停粮食及部分重要医药用品出口。平日富足的欧洲各国,甚至互相扣留防护物资。
  而在有效控制疫情的基础上,中国的制造能力也世所瞩目。
  一方面,疫情当头,中国日产1.16亿只口罩、医用防护服20多万套的工业系统,缔造了中国4万名援鄂医护0感染的奇迹;盛产奢侈品的意大利,却在价值低廉的口罩、防护服等“服饰”上栽了跟头,因防护设备紧缺。
  当各疫情国产能捉襟见肘之时,中国基本扑灭了国内疫情,开始向海外源源不断输送抗疫物资,成为了世界抵抗新冠疫情坚实的大后方。
  另一方面,上半年中国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出口增长了32.4%,医药材及药品、医疗仪器及器械出口分别增长了23.6%和46.4%。中国防疫物资出口大增,相关制造企业也被激活。
  与此同时,疫情后各国加强对制造业的把控,美国、日本等国开始加速推动制造业回归本土,个别国家甚至试图在供应链中“去中国化”,一场供应链保卫战打响……
  01 制造业受冲击最大
  其实,在这次疫情中,因为每个国家的产业链都嵌入全球产业链中,各国的制造业都受到了巨大的冲击。
  当中国还是疫情的主战场之时,放眼整个制造业,除了与防疫相关的制造企业,全国多地采取“封城”、“封路”、延迟开工等政策,致使很多工厂停工、现金流断裂、复工人数不足、交通物流受阻、上下游原材料和产品流通受限,这些问题都实实在在冲击着制造企业。
  作为全球制造业供应链的枢纽,中国制造企业的停工停产,通过全球产业链、供应链蔓延至国外,世界各地很多制造企业因中国企业断供而停产。
  要知道,全球一半的工业产品都在中国制造,尤其是亚洲国家如韩国、日本、越南等,其消费产品链条中有40%来自中国。
  拿一根小小的线束来说,几乎遍布车身的各个角落,与主机厂生产紧紧绑定在一起,而韩国车企线束零部件有87%来自中国,突然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让韩国现代和起亚汽车饱受供应链断货的煎熬。
  孟加拉国的牛仔裤制造商甚至无法完成一笔小订单,因为原材料都来自中国,“多米诺骨牌”倒下。
  好不容易等国内疫情逐渐平复,海外疫情的爆发又对中国制造业造成了第二波冲击。
  事实上,即便没有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国制造业早就步履维艰:
  一边是政策上环保去产能、经济上调结构“由二产转三产”,已经要了中国制造业的“半条老命”。
  好不容易劳动密集型制造业正向无人化、自动化艰难转型,岂料疫情突袭限制人员流动,大部分制造企业既无法远程办公、又无法复工复产,硬生生被厂房租金、借贷利息等刚性费用,以及无法正常交付产品可能带来的违约金等多种经济支出“给活活拖死”。
  另一边全球去WTO、贸易摩擦一次次对制造业“下狠手”,让深度嵌入到全球产业链中的制造业苦不堪言,而疫情导致多国“封城”、“封国”,断货、断供使得部分客户和供应商寻找“替代者”,减少“中国依赖”,这无疑对制造业是雪上加霜。
  02 对制造业依赖也最大
  然而,这边制造业被“喊打喊杀”、祸不单行,那边碰上自然灾害、瘟疫等突发事件反倒又特别依赖制造业。
  疫情期间,工业和信息化部“特意”选派73名司局级和处级干部作为驻企特派员,赴16个省市56家重点生产企业和原材料供应企业,确保防疫用品生产调运全程可控、经营困难及时解决;为保障疫情防疫工作,24小时开足马力,煤炭、焦化、化工、冶金等很多制造企业加班加点生产战“疫”物资。
  大家都眼巴巴盯着制造业,寄希望于相关制造企业加大产能早日“救中国经济于水深火热”。
  为此,还有人调侃:“没有疫情,你根本就不知道制造业有多重要”。
  这也着实让实体经济企业长了一把脸,“看吧,关键时刻果然还得靠咱实体制造业撑着!”
  事实上,不只是突发疫情凸显了对制造业的高度依赖,作为国民经济的根基,高铁基建、乘车出行、互联网电商平台买卖商品、科创……无论科技如何创新、互联网如何厉害,“什么都离不开制造业”。
  它不单以吸纳就业维护了社会稳定,还是中国人口结构发生变化的关键因素。
  这些年中国搞工业化完成了2.4亿“农村剩余劳动力转移”,不仅推动了城市化,还一把将中国送入了制造大国的行列。也难怪美国遏制中国不断下重手,且加大力度“让制造业回流美国”。
  毕竟,产业空心化把美国害苦了,国家战略调整的背后倚仗的也正是强大的高端制造能力。
  当初美军就是借助被高性能芯片所武装的先进设备如“战斧式”巡航导弹、雷达精准制导武器、电子封锁和反辐射武器,在战场上打得伊拉克军队完全没有招架之力。
  如今“经此一疫”,世界更深刻认识到:最能体现全球化特性的恰恰是制造业。
  03 制造业升级更重要
  不可否认,疫情的确放大了制造业的作用,但往往最可怕的也恰恰是遇到困难就走回头路。我们必须承认一点:从来没有人认为制造业不重要,但还是那句话“制造大国并不代表制造强国”。
  这就好比如很多人都认为口罩生产是一个低端产业,偏偏美国3M公司就能靠着口罩“出圈”,立于全球口罩市场的翘楚。
  早在2003年非典期间,3M口罩就是医护和消费者的放心之选;
  2013年,在PM2.5威胁下,3M公司在全球工厂生产的N95口罩更是占到中国市场的九成份额,堪称口罩中的贵族。
  实际上,3M不仅是口罩行业的C位公司,口罩之外恰恰是其创新能力,它不仅是世界500强,还拥有10万多项专利,除了家居类产品,电信、电气、交通、航空等业务,美国最新配发的号称目前防护性最强的IHPS战斗头盔也是3M公司的产品。如果说“香港人离不开李嘉诚,那么世界人民有一半都离不开3M”。
  反观国内,低端产线储备不足,高端产线自主程度低,这不仅是中国口罩制造企业的现状,国内大部分制造业企业给人呈现出的都是一副“得过且过,拱一拱才向前走一走”的投机模样。
  或许换个视角看,此次疫情恰好把中国制造业一直不愿直视的痛点给暴露出来了,不单会倒逼制造业加快转型升级,自动化设备泛化、减少人工依赖的痛点在疫情肆虐下也将得到进一步强化。
  更何况,一边是制造业饱和、产能过剩;另一边是中国大规模消费升级在路上,“物质消费无穷小、精神消费无穷大”,“花钱买体验、买服务”渐成时尚。
  而且,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9年中国经济运行数据,第三产业增加值534233亿元,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为53.9%,也高于二产(386165亿元)14.9个百分点。
  毋庸置疑,三产服务业已经扛起了中国经济的半边天,能带来更多就业、更多消费、更低能耗和污染,这些都是不可抗逆的事实。
  04 二产、三产未来发展趋势
  依此逻辑,从长远来看,未来中国经济发展必然将沿着两大纵横坐标延展,制造业体量将继续庞大,但就业将大幅减少,公司也将减少。
  且不说,制造业在“由低端向高端”大迁移的过程中,禁不住庞大市场需求的刺激,AI人工智能、无人驾驶汽车等必然会持续刺激高端制造业体量膨胀。
  再加上,未来物联网与云计算等新科技将更广泛地嵌入到制造行业,打造无人化、数字化工厂、减少人工干预将是“必选项”,效率提高了,“一个人都能干的活干嘛需要三个人?”自然减少了就业和公司数量。
  这点其实早就露出端倪。比如,徐州重型机械有限公司在一条能够兼容18道工序、生产20多种产品的智能生产线上,1名工人就可以控制10台机器,当别的工厂还在为工人不足而烦恼时,它已经战“疫”、复工两不误了。
  那么,“机器换人”从制造业中闲置出来的人又该“容归何处”?这就注定了三产服务业将大幅增长、放开,增加就业、吸纳就业,接棒稳定社会的重任。
  毕竟,三产服务业本身就业形式更为灵活,一辆车、一个街边摊乃至一部手机就可以拉动无数人就业,这对于稳就业、稳社会都再合适不过。
  相关数据显示,2012—2018年,三产就业人数占比就从36.1%升至46.3%,超过二产,成为吸纳就业的主力。
  单是快递业吸纳就业人口就超过百万人,间接带动就业人数超千万。
  而且,根据产业结构发展规律,由资源和劳动密集型向资本和技术密集型产业演进是必然。
  只不过,随着工业与信息化融合,制造业服务化与生产性服务业等将不断模糊传统产业的严格界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