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能制造

工业软件遭遇三不管尴尬、四大难

www.cechina.cn2019.12.10阅读 7850

  “工业软件很难,工业软件企业很苦,工业软件产业很危险。”近日,《瞭望》新闻周刊记者调研了解到,我国工业软件产业发展面临诸多困境。
  尽管当前我国工业软件有着“两化融合”所提供的广阔市场前景和发展机遇,但业内人士普遍反映,社会各层面对工业软件的重要性缺乏足够认识。“社会上很少有人知道,智能制造、工业4.0等热门概念在其鲜亮外衣之下,最核心的就是工业软件。”
  比如,在工业领域,尽管我国企业越来越重视信息化,但普遍倾向“拿来主义”,直接引进国外软件,忽视自主开发;在高校,相关专业课程设置也普遍“重应用、轻研发”,主要讲授国外知名软件的使用操作;在某些主管部门,工业软件在战略性新兴产业扶持目录上也处于边缘地位。
  作为一个产业,工业软件产业体量很小。工信部《2018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统计公报》显示,我国当年实现软件业务收入63061亿元,其中工业软件营收1477亿元,仅占2.3%,更只有工业企业102.2万亿元总营收的0.14%。
  业内人士表示:“工业软件绝非无关紧要的从属产业,而是制造业提质增效转型升级不可或缺的支撑,更是在全球新一轮工业革命中获取未来竞争优势的要害所在。”当前,亟待改变工业软件产业与制造强国战略不相适应的被动局面。
  遭遇三不管尴尬
  2018年9月,国家发改委会同科技部、工信部、财政部等有关部门发布《战略性新兴产业重点产品和服务指导目录》。该目录第一级列出8个产业;第二级分为40个重点方向;第三级目录再细化为174个子方向,其中“新兴软件和服务”下又分11项,オ出现“工业软件”字样,属于第四级;“工业软件”项下的“产品研发设计软件”,也就是CAD、CAE等核心工业软件,在层层罗列的第五层,被淹没在近4000项细分“重点”产品和服务中。
  “雨露均沾不叫战略,战略需要聚焦,有所取舍。”针对工业软件被挤到产业政策角落的现实,中国科协智能制造学会联合体智能制造研究所副所长林雪萍说,产业政策不能简单按体量巨细作为扶持培养的优先等级排序,而且“新兴”不等于战略,要警惕“非战略新兴产业”扭曲社会资源的投入方向,“劣币驱赶良币”,影响战略布局。
  另一个值得担忧的情况是,工业软件处于交叉领域,既是基础科学,又是IT产品,和发改委、科技部、工信部都相关联。业内人士反映,近十年工业软件行业实际上面临“三不管”。
  据了解,从“七五”到“十五”(1986年至2005年),原国家机械电子工业部的“CAD攻关项目”、原国家科委及科技部的“国家高技术研究发展计划(‘863’计划)”和“CAD/CIMS应用工程、制造业信息化工程”,对于国产工业软件的研发一直给予扶持。“十五”和“十一五”期间,科技部还重点支持了三维计算机辅助设计CAD软件等核心工业软件的研发。
  从“十二五”开始,即2011年以后,工业软件被纳入“两化融合”的信息化领域,由工信部负责,科技部不再分管,此前科技部的扶持不再延续。业内人士反映,此后国家部委几乎没有资金支持过国产自主工业软件的研发。
  对工信部来说,自主工业软件研发属于基础科研,不属于工业企业信息化建设,工信部并无补贴基础科研的职责和专项经费。
  据走向智能研究院执行院长赵敏测算,“十五”至“十二五”期间,我国对核心工业软件研发的投入合计不足2亿元。对比美国,自1995年提出“数字化建模和仿真创新战略”,到现在的《先进制造业伙伴计划》,始终将高端工业软件置于核心战略地位。
  如在2018年美国防部主导推出的“电子复兴计划(ERI)”中,EDA电子设计巨头Cadence就入围第一批扶持项目,获得2410万美元的最高资助。全球EDA三巨头中的另一家Synopsys也获得610万美元。美国防部高级预研局DARPA官方资料显示,“电子复兴计划”在2018财年约耗资2.16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