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智能制造

中国工厂的激进和美国工厂的无奈

www.cechina.cn2019.09.29阅读 1980

  在上海最南端靠海的位置,夹在奉贤和临港之间,毗邻上汽荣威上海工厂,一座相当于121个标准足球场大小的白色建筑巍峨矗立在那里,这个“白色的帝国”就是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
  从今年1月份开始建设到7月份工厂主体基本完工,这个代表了中国基建速度的超级工厂将竣工,马斯克对此非常满意。
  在2019年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斯克称:“从没见过这样的建设、审核速度。”

  特斯拉的自动化之路
  工厂的产能一直是马斯克心头上的“痛”。
  度过了艰难的2018年的特斯拉,急于在中国建厂的背后,实际上是原先的工厂无法满足产能需求。
  这还得从2016年的一次会议上说起,当时,激进的马斯克在会议上宣布,特斯拉将在2018 年将产能提升至 50 万辆/年。
  而为了实现这一目标,马斯克将希望寄托于自动化工厂,其中一项重要的措施就是抽调Model 3 项目研发团队,组建「Model 3 全自动生产线」项目研发团队。
  2016 年 5 月 31 日,特斯拉股东大会上,马斯克说:“在过去的两三个月里,我逐渐意识到生产汽车的改进潜力比汽车工程本身的改进潜力要高十倍。” 
  在马斯克看来,要真正把工厂本身视为一款产品、一款相当垂直整合的产品去打造,把工厂中出现的问题更多的看成工程或技术挑战去解决。
  马斯克称之为 The machine that makes the machine(制造机器的机器)。为此,特斯拉收购了两家自动化公司 Grohmann Engineering 和 Perbix。
  2016年11月8日,特斯拉宣布收购了德国自动化机器制造公司Grohmann Engineering。旨在强化其工程和制造能力。
  2017年11月10日,特斯拉宣布收购Perbix,据悉,在此之前,Perbix已经与特斯拉合作了三年,负责为特斯拉生产各种自动化工具,包括生产特斯拉汽车中驱动转子的自动化工具。
  马斯克甚至构想了下一代全自动化工厂蓝图,将之命名为无畏舰 (Dreadnought)。“Dreadnought 和任何汽车生产线都不一样,它是真正意义上的全自动化工厂。不必在产线周围安排工人,否则这些工人会拖慢生产速度,事实上,整个生产线不会有工人参与。工人会被工程师取代,而工程师的职责是对制造机器人进行维护、升级和应对异常情况。 ”
  他表示,在相同的占地面积,Dreadnought 的产能将达到传统产线的 10 倍。尽管以当时甚至是现在的技术水平,这样的产线被认为是无法落地的,但来自 Model 3 巨大订单压力,让马斯克推动特斯拉自动化产线团队在 2018 年将之落地。
  在多种传感器、计算机视觉、机器人学、自动化、软件工程、机械、电子电气等多个学科的人才团队参与设计下,最终打造的Dreadnought 由 5 个车间、超过 1000 台制造机器人、0 个工人组成,包括了数十个子产线:100% 全自动化的四大工艺产线和一条超级复杂的零部件传送带网络。
  但是,运行效率却并没有达到预期,产线出现各种问题。 据悉,最夸张的一次,由于零部件传送带停止工作,100 辆驶下产线的 Model 3 没有装右大灯,特斯拉最终为这些车型返工装上了大灯。
  特斯拉不得不拆掉了那条产线,转而推出了新的半自动化、更多人工介入的产线。马斯克对自动化产线改进的期望也急转直下,对所面临的挑战有了更清醒的认识。
  “Dreadnought 有着极其复杂的电气、机械和软件方面的挑战,设计这样的产线和推出一款全新车型的难度没有什么区别。”特斯拉全球销售与服务总裁 Jon McNeill 说。
  事实上,早在2017年8月,自动化产线的问题就已经开始出现:在首批Model 3的生产中,产线上的机器人仍然做不到可靠的识别和抓取不同颜色的线束,并将之放在传送带上输送到所需的车间。最终还是由大量人工介入打造了首批 30 辆 Model 3。
  但当时马斯克认为这是供应商方案难以调整和改进,并要求自动化团队接管了整条产线所有环节的研发工作,期望通过自主研发更深刻的理解问题出在哪里,如何更好地解决。
  Model 3 产能爬坡计划最终还是以失败告终。
  2019 年 1 月 2日,特斯拉发布 2018 年 Q4 产能及交付公告,显示Model 3 产能徘徊在4500 辆/周。整整 6 个月,Model 3 产能爬坡停滞不前。 
  虽然马斯克承认了过度自动化的错误,但在2018年的一次财报电话会议上,马斯克表示,上海超级工厂将建设汽车四大工艺生产线、动力电池模组和 Pack 产线。需要指出的是,马斯克曾特别提到,相比 Gigafactory 1,上海超级工厂的自动化程度将提升一个量级。
  特斯拉在美国加州费利蒙工厂和内华达州的超级工厂Gigafactory 1,他们都位于人力成本很高的区域,为了实现自动化生产,特斯拉做了很多努力。
  根据马斯克的叙述,上海工厂将会成为超越 Gigafactory 1,成为特斯拉全球最先进、自动化程度最高的工厂之一。有业内分析人士指出,上海的Gigafactory 3采用的是半自动化,这主要是因为中国当地的人力成本低,相比全自动生产仍然便宜。
  超级工厂带来的产业链
  离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大概1个小时30分钟的车程,就是发那科上海工厂,在1月份特斯拉宣布在上海临港建厂之后,发那科也在4月3日宣布在上海建立“超级智能工厂”,总投资约15亿元人民币。
  一直以来对中国市场本土化布局略显保守的发那科宣布在这个时候落地上海,不知是巧合还是有着某种内在的联系,但是可以肯定的是,特斯拉超级工厂的建成,一定会带来相关产业链企业的落地。 
  从目前曝光的视频来看,特斯拉超级工厂可以看到的自动化设备是发那科和KUKA的机器人。
  从特斯拉Gigfctory 1 工作的机器人来看,主要有三种:自动引导车(AGV)可以根据地面磁铁或导航信标来移动或改变路径,可以安全避开人类和障碍物,顺畅无阻地穿梭于工厂中。另外一个机器人是自动驾驶智能车(AIV);第三种就是机械臂了。据悉,特斯拉加州的全自动工厂,已经安装了近500台KUKA机器人。
  有业内人士指出,特斯拉供应链以日本和台湾地区的企业为主,美国企业为辅。在中国国产以后,相当一部分的采购会在中国本土进行,对于中国供应商是很大的机会。
  这些年,上海一直致力于将自身打造为高端制造中心,这也是为什么上海政府能够给特斯拉这么低的价格的原因之一,工厂面积86万平米,9.73亿人民币,几乎是白菜价。
  对于特斯拉而言,中国本土化是降低成本的有效途径。马斯克认为,中国进口特斯拉电动车的价格仍然非常昂贵,包含了进口税、运输成本和高昂的劳动力成本。他算过一笔账:目前特斯拉的售价组成为:中国售价=美国售价 x 汇率 + 运输与装卸费 + 关税和其他税 + 增值税。
  如今在中国建厂,若免去关税和大量运输成本,至少可以让特斯拉电动车在中国的售价下降三分之一。加上在中国买新能源汽车的购置税减免补贴,也许30万左右就能买到特斯拉。
  曹德旺为什么要在美国建厂?
  与特斯拉在中国建厂相对应的是,曹德旺在美国建立的玻璃厂。前段时间,以《美国工厂》命名的纪录片刷屏,曹德旺和他的福耀美国工厂在时隔三年之后再次引发无数争议。
  2016年,彼时曹德旺宣布10亿美元在美国建厂的时候,大家都以为“曹德旺要跑了!”
  关于去美国建厂原因,曹德旺当时称中国制造业人工成本正在上涨,加之运输成本和税收等相对较高,在美国设厂的成本其实比中国高不了多少。曹德旺还说,他做汽车玻璃要用浮法玻璃,做浮法玻璃要用天然气,美国天然气的价格是中国的四分之一,电价是中国的70%。   
  对于美国其他资源的价格,他介绍说,土地是不要钱的,不但土地不要钱,厂房也是“不要钱”的。“我们买的厂房,14万8千3百平方米,花了1500万美金,政府给补贴1600万美金,相当于没有花钱。”
  但是在纪录片《美国工厂》中暴露出来的是,福耀工厂在美国招的工人因为文化冲突、不服管教、劳动效率低、工会等各种问题一开始并没有让曹德旺在美国的工厂实现盈利。
  纪录片的结尾意味深长:FGA将流水线自动化代替了人工。经理面露微笑,向曹德旺介绍他的自动化蓝图:
  “这边本来有一个人,(现在)这边都没人了。我下次要做的就是把这四个人取消掉,每一条线的两个人取消掉。自动化就是要标准化,这个做完以后,包装和上片的两个人就没有了,可以用机械臂来操作。……这个正在做验证,我们希望七八月份的时候,把这些人去掉,我改成机器来打磨。现在没办法,因为他们太慢了。”
  最后的字幕是:福耀美国公司2018年开始获利,雇佣2200名美国工人,200个中国工人。
  《美国工厂》没有纪录的残酷真相是:在美国政府极力倡导的“制造业回归”背后,是美国昂贵的劳动成本和自动化的冲击。
  警惕“去工业化”之风
  前段时间,习近平总书记在调研中表示,中国必须搞实体经济,制造业是实体经济的重要基础,自力更生是我们奋斗的基点。
  习近平强调,我们现在制造业规模是世界上最大的,但要继续攀登,靠创新驱动来实现转型升级,通过技术创新、产业创新,在产业链上不断由中低端迈向中高端。一定要把我国制造业搞上去,把实体经济搞上去,扎扎实实实现“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
  “与其他行业相比,在国际竞争中制造业的重要性更大。”这是曹德旺的感悟。在他看来,美国的去工业化是其成为了是全球第一的工业强国之后,而现在,中国还没有成为世界第一的工业强国就已经出现了去工业化趋势,这点值得引起警惕。
  中国的“去工业化”信号首先就表现在高校毕业生的流向上:2018年我国高校毕业生人数达到820万人。从就业状况来看,新兴行业(金融和IT业)成为高校毕业生最主要的行业选择,制造业就业规模连年下跌。
  此外,就是资金的流向也发生了倾斜:我国实体经济的投资回报率太低, 使企业家不愿意投身于实体经济部门,为了追逐更高的利润, 投资人只好把大量资金投入房地产和金融市场等领域, 这给实体经济的输血和造血带来巨大的困难。
  2018年10月25日,福布斯发布了2018福布斯中国400富豪榜。通过榜单可以发现,上榜的中国富豪多从事房地产、医药、化工、电子商务等行业,其中从事房地产的富豪最多,达到84人。 
  有业内人士指出,从中国目前“制造业大而不强”的情况来看,还不完全具备“去工业化”的条件,同时,纵观世界其他强国,在“去工业化”后,纷纷提出了“再工业化”、“制造业回归”等政策。
  这两年,为了恢复制造业大国地位,不管是奥巴马还是特朗普,围绕“制造业回流”战略推出一系列相应支持政策。各州政府也是积极响应,下了非常大的力气。
  据悉,福耀美国工厂所在的俄亥俄州代顿市莫瑞恩区政府和俄亥俄州政府都承诺,只要福耀雇用的美国员工超过1500人,政府就每年给福耀发几十万美元的补贴,雇得越多发得越多。
  “人们说工业化之路艰难,从美国我们可以看到,其实再工业化的路更难。”曹德旺表示,“1995年我开始尝试投资美国,1000万美元到1998年几乎亏光,主要原因是投资战略错位。亲历在美国建大型企业之后,除了反省中美之间文化、经济的差异,我认为更应该思考两个问题:中国工厂的优势和美国工厂的优势各自在什么地方?我们如何保持在制造业方面的优势?”
  从2001年中国加入WTO之后,凭借着大量的高效且廉价的劳动力,吸引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大量海外资本来投资开办工厂;与此同时,美国老工业区的工厂开始裁员甚至倒闭,形成了一些被称为“铁锈带”的逐渐走向衰落的老工业区。
  过去,中国制造业在人工成本、土地价格等方面的优势已经变得相对不那么突出了。在中国,为了把人工成本降下来,福耀已经增加了大量自动化生产设备。      
  曹德旺认为要保持中国制造业的优势,当前主要应该做两个方面的努力:首先,要将税种设计、税负设计与国际接轨,让制造业企业更有活力;第二,中国企业在国际上的竞争力处于中下水平,必须进一步提高自己在本行业本领域的技术优势与竞争优势。
  可以肯定的是,经济全球化已经成为不可逆的趋势,而自动化对就业市场带来的势不可挡又所向披靡的冲击也是不可避免的。不管是马斯克主动选择自动化也好,还是曹德旺的美国工厂被动选择自动化,这都说明,制造业真的已经走在了转型的十字路口。

继续阅读